斯坦福师徒住对门,同拿经济学诺奖:拍卖理论打破“赢者诅咒”

来源:第一财经 日期:2020-10-13

  当地时间12日凌晨时分,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83岁的经济学家、斯坦福大学名誉退休教授威尔逊(Robert B.Wilson)走出家门,去街对面去敲他的学生、72岁斯坦福大学教授米尔格罗姆(Paul R.Milgrom)的门。

  威尔逊给手机静音的米尔格罗姆带来了好消息:师徒二人共获202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理由是“改进拍卖理论,发明新拍卖形式”。

斯坦福大学官网连夜放出了威尔逊(左)和米尔格罗姆的最新合影。(来源: 斯坦福大学/Andrew Brodhead))

  什么是“拍卖理论”?他们对当代经济学做出了何种贡献,如何解决了“赢者诅咒(Winner’s Curse)”难题?这两位经济学家又因何在今年受到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青睐?

  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执行院长钱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拍卖理论”是一个微观理论,其实是在解一个数学问题。

  钱军举例解释道,两位经济学家曾经在为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设计频谱许可证拍卖机制时,创造出“同步多轮增价”拍卖机制,这一机制充分考虑到应对拍卖中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即“一套完美的机制,怎么才能让很多人很愿意来参与?其中要充分考虑到信息不对称问题,令机制透明化,让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很公平的制度,从而保证(在拍卖中的)广泛参与度”。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经济学动态》编辑部副主任李仁贵则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今年拍卖理论获奖并不能说“意外”,只是较为“实用”。他称:“今年诺奖的颁发有点类似2012年,均属于市场机制设计,2012年为‘市场匹配理论’,今年属于‘拍卖理论’。当罗思(Alvin Roth)与沙普利(Lloyd Shapley)在2012年获得诺贝尔奖时,很多人也似乎不太熟悉他们,但是他们所讲的东西是非常实用的。譬如说,我们现在高考填的平行志愿就是基于这种理论。今年的情况也是类似,这种理论是较为技术性、较为实用并且具有可操作性的。”

  打破“赢者诅咒”

  传统的经济学理论通常不重视价格形成的具体过程,而拍卖理论则有效解释了市场经济中价格形成的内在机制,即在规则明确时,信息不对称条件下的市场参与者,应当用何种价格获取商品,也就是说,经济信息不对称条件下,商品价格如何收敛于均衡价格。

  在实际生活中,不少商品、服务都是以拍卖方式进行的,而这也令拍卖理论成为近四五十年来经济学学科中最具有影响力的理论之一。

  今年获奖的两位经济学家米尔格罗姆和威尔逊则研究了拍卖的运作方式,随后并为以传统方式难以出售的商品和服务(例如无线电频率)设计了新的拍卖形式。

  通常来说,人们总是把东西卖给出价最高的人,或者是从出价最低的人那里买下来。如今,天价物品每天都在拍卖中易手,这其中不仅有家用物品、艺术品和古物,而且还有证券、矿物和能源。公共采购也可以拍卖方式进行。

  研究人员使用拍卖理论尝试了解竞价和最终价格(拍卖形式)形成的不同规则的结果。分析是较为困难的,因为投标者会根据可用信息做出策略性反应。

  威尔逊则开发了具有共同价值的物品拍卖理论,这种价值在事先不确定,但最终对于每个人都一样,譬如无线电频率的未来价值或特定区域内矿物质的数量。

  威尔逊展示了为什么理性的竞标者倾向于将竞标价格置于他们对共同价值的最佳估计以下:他们担心“赢者诅咒”。

  赢者诅咒指在任何形式的拍卖中,为了获得胜利而付出了太高的成本,名义上的胜利者实际上可能损失惨重。

  钱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拍卖中,这就体现为由于担心信息不对称,有人最终选择不去参加拍卖,这个问题也就是两位经济学家在解数学问题和设计机制时,要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在其中他们做出了很多突破性设计。

  譬如,在设计FCC频谱许可证拍卖机制时,到底是采用英式拍卖还是荷兰式拍卖方式,区别是很大的。

  “从低价喊到高价和从高价喊到低价是不一样的。”钱军解释道,如果一上来就从高价开始拍卖,很多人可能就不去了,而从低价开始慢慢往上涨,很多人会说没问题。

  同时,他们还设计,在拍卖中,在一轮拍卖中把美国全国所有可以出售的波段全部放出来,然后大家一起竞拍,并可以对其中的一个或者多段频谱同时出价。

  随后,在威尔逊两人设计的“同步多轮增价”拍卖机制中,每轮报价结束时,就只公布每个频谱的最高报价,并以此作为下轮拍卖中每个频谱起始价的依据,周而复始,直到最后没有更高的新报价出现。

  互联网深刻改变了拍卖

  此次在得知获奖后,米尔格罗姆表示,即使在如今信息和数据更加充分的时代,竞标者也经常为不确定性付出代价。

  “举个例子,如果你在竞标某块土地上的石油,你不知道下面有多少石油。在你钻井之前,你是没有数据的。或者如果你在竞标无线电频谱,你想知道它的价值,但这取决于未来的需求是什么,或者未来的技术会怎么发展。”米尔格罗姆说,“你必须对此做出估计,而这些估计只是在数据的指导下进行大致的估算。如果你的估计是错误的,你就会遭受赢者诅咒。”

  拍卖理论在中国有何现实应用呢?

  “它的应用场景还是很多的。”钱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譬如在探索治理污染的碳交易所方面。

  “碳交易所也是一个机制设计,其目标之一是从交易中获取一定收入,但可能更重要的是要在一段时间里面把碳排放量降下来,因此这一重要目标就不是简单的跟收入相关。”钱军解释道,同时企业要通过碳排放的价格,在一段时间内实现减排。

  其次,在数字化资产交易中心方面,也可以利用到拍卖理论。钱军表示,大趋势是,我们现在已经进入数字经济,其中核心问题之一是资产需要数字化,当资产数字化后,什么才是数字化系统的价格?这要靠一套交易机制来体现。

  “真实资产跟一些金融资产可能又不一样,所以针对不同的数字化资产,需要制定不同的可供数字化资产进行交易定价的体系。我觉得对中国而言,这也是一个重大的现实问题。”钱军表示。

  在获奖后的记者会上,被问到“互联网如何改变了拍卖”时,威尔逊回答说,互联网“非常深层次”地改变了拍卖,得益于互联网,各种企业都在不断地进行拍卖。他列举了搜索引擎上的广告销售,以及eBay等公开拍卖的商业活动。

  威尔逊也列举了金融交易中互联网对拍卖的深远影响。他称,在金融交易中,有很多买卖资产的场所,现在它们都通过互联网紧密地结合在一起,这就给金融市场带来了“即时交易”。

  威尔逊师门下盛产诺奖

  现年83岁的威尔逊出生在内布拉斯加州,他以全额奖学金进入哈佛大学就读本科,并接连在哈佛拿到了工商管理学的硕士和博士学位。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短暂工作后,他于1964年进入斯坦福大学任教至今。威尔逊已在专业期刊和书籍上发表了100多篇文章。他是美国国家科学院的当选成员,被美国经济学协会授予“杰出研究员”称号。他也是计量经济学会的研究员、前官员和理事会成员。

威尔逊(左)和米尔格罗姆师徒。(来源:斯坦福大学)

  不过,在记者会上被问到他最后一次在拍卖会上的收获时,威尔逊承认:“其实我从来没有真的参加过拍卖会。但如果你在搜索引擎上看到一条广告,这个广告位通常是以拍卖的形式卖出的。所以你可能经常会撞见拍卖的情况。对了,我妻子补充说,我们在eBay上买过滑雪靴,这也是通过一次拍卖拿到的。”

  米尔格罗姆出生于1948年,1970年在密歇根大学获得数学学士学位。此后,他曾在旧金山的大都会保险公司做了几年精算师的工作,随后入职俄亥俄州的咨询公司。1975年,米尔格罗姆考取了斯坦福大学MBA项目的研究生,他当时写就的拍卖理论论文就获得了重磅的Leonard Savage(一位美国数学家)奖,这也是他第一篇关于拍卖理论的开创性文章的雏形,而威尔逊正是他的论文导师。同时,他也是几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根据GoogleScholar的数据,米尔格罗姆的著作已被引用超过10万次。

  李仁贵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去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颁发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急转弯”,今年的诺奖则回归了长期以来的正统规则——奖励的是25~30年之前的理论成就。此外,从2013年至今,除了2019年,其余年份的诺奖得主均获得过“引文桂冠奖”。今年两位经济学家威尔逊和米尔格罗姆曾在2007年被评选为“引文桂冠奖”得主。

  在威尔逊师门下,可谓是“诺奖盈门”。李仁贵介绍称,不仅今年获奖的米尔格罗姆是威尔逊的学生,2016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霍斯特罗姆(Bengt Holmstrm)也师出威尔逊。

  “他们不仅深刻地改变了我们理解拍卖的方式,更改变了事物的拍卖方式本身。他们二人位列当今经济学界最伟大的理论家之中。”2012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思在得知威尔逊获奖的消息后表示。罗思也是威尔逊指导过的博士生之一。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