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特尔特硬刚,美政客惊呼:好好的盟友,就这样丢了!

来源:中华军事 日期:2020-07-31

曾经,位于菲律宾苏比克湾的美军基地是美国海外最大的军事基地之一。但是,由于火山喷发和火山灰的覆盖,美军已于1992年撤出。但今年5月,菲律宾电视台One News报道称,菲国海军司令巴科尔度(Giovanni Bacordo)表示美海军正计划重返苏比克湾。

对此,7月27日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在上任后第五次的国情咨文中说:“我们将继续奉行独立的外交政策……我不反美,我不反中,但如果你们在这里(苏比克湾)设基地,将使最具毁灭性景象(发生的可能性)倍增。”

他表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马尼拉是全世界遭受破坏最严重的城市之一,若美军在苏比克湾设立基地,战争一旦爆发,原子武器将被带入,“这将导致菲律宾种族灭绝”。而菲律宾国防部长洛伦扎纳回复菲律宾新闻社(PNA)讯息时也表示:“苏比克湾不会有美军基地。我可以向你保证。”

显然,杜特尔特政府顶住了国内亲美反对派的压力,没有随美国起舞。在7月14日,即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声明一天后,中菲两国外长举行视频会谈。菲律宾外长洛钦表示,海上争议不是菲中关系的全部,不应也不会影响菲中友好。菲方愿继续致力于通过双边友好协商解决好南海争议,积极推进海上合作,共同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也表态称,菲律宾国内应缓解情绪,通过外交途径已就中国对南海的大面积海域的主权声索加以应对。他坚持采取外交努力的重要性,并表示“除非我们准备好进行战争”。对比而言,菲官方有关表态与美方的立场和矛头所向保持明显距离,某种意义上说几乎不在一个“频道”。以致于华盛顿一些想借题发挥的政客不无失望,感叹过去那个“好打交道的菲律宾被搞丢了”。

事实果真如此吗?从南海地区和平稳定以及当前抗疫要务来看,菲律宾杜特尔特政府恰恰是以人民利益至上的,是负责任的政府,其自然不甘于为美方所摆布,充当美国实施所谓离岸平衡战略的“棋子”。深入分析菲当局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表态,特别是对蓬佩奥南海声明采取“冷处理”方式,这正是菲当局清醒务实的表现。主要有几方面因素和深入考量。

首先,2009年以来中菲围绕南海问题龃龉不断,特别是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期间,菲对美方面言听计从、亦步亦趋,在南海问题上与中国针锋相对,2013年菲在美日挑唆下单方面提出“南海仲裁案”之后,致使中菲关系急转直下,在2016年上半年几乎滑入冰点。

2016年杜特尔特总统上任后,基于菲方整体利益考量而在对外政策上做出重大修正。因为杜特尔特总统痛定思痛,深切体会到一味对抗不是办法。过去多年南海从风平浪静到风起浪涌,美日外部势力的插手、菲律宾阿基诺三世当局的配合可谓“功不可没”。但最终菲律宾究竟得到了什么?菲律宾经济发展和民生建设被耽误几何?喧嚣争斗的狂热分子们不会算这个账。

显而易见的是,争斗代替不了发展,争议的喧嚣退潮后,发展依然是硬道理。菲律宾不少人过后发现,那种寄望于从南海对抗中扩大利益的做法实乃是本末倒置的。菲律宾作为美国的盟友,杜特尔特政府对华政策大幅转向,不愿再做美遏华制华的“马前卒”,其背后的战略反思与抉择不可谓不深刻。

其次,菲律宾及东南亚一些国家逐步醒悟,紧跟美国不是长法。特别是美国特朗普总统上台后实施“美国优先”政策,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把美国式的“我行我素”和“自私自利”表现得淋漓尽致。伴随着美国频频“退群”和中国积极搭台,以及美国和中国综合实力的此消彼长,东南亚地区自冷战结束以来形成的战略格局正面临重构。

特别是未来10年,无论是按照购买力平价还是名义GDP计算,中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都是大概率事件,由此也将给东南亚乃至世界带来广泛而深远的影响。是一味抱定中国巨人的“威胁”还是顺势把握中国近邻的“机遇”?

作为远见卓识的政治家,杜特尔特总统其实早已做出了战略决断。当然,指望菲律宾当局实施明确的亲华疏美路线也是不现实的,这其中必有曲折与反复。例如,根据以往的历史经验,东南亚有关南海争议当事国领导人在任期结束前立场会有所回摆,通过在南海问题上对华示强,以便在结束任期前,保留部分“政治遗产”。

总体上而言,杜特尔特总统践行的是“新阿罗约主义”,即出于现实利益及战略利益的综合考量,最大程度地寻求在中美之间的战略平衡,从而左右逢源获取最大利益。最后,南海议题不是菲律宾面临的当务之急。目前菲律宾当局最紧要的任务是防疫抗疫。

特别是最近菲律宾南部城市宿务由于新冠疫情持续肆虐,菲律宾当局面临的疫情防控和民意反弹压力较大,很大程度上渴望与同中方开展新冠疫苗合作,寄希望于中方疫苗研制成功助菲律宾一举扭转抗疫被动局面。尽心尽责的杜特尔特总统甚至向中方专门提出请求,希望菲律宾能够成为首批用上中国研发新冠肺炎疫苗的国家之一。

菲律宾国内的抗疫形势和菲方心情之迫切由此可见一斑。试问,在这种国家危难、民众生命面临重大威胁的非常时刻,有哪个负责任的政府和领导人会舍本逐末,置本国人民生命健康于不顾而去随美起舞“打嘴仗、扯闲淡”呢?

综上而言,由于疫情、经济复苏等因素影响,杜特尔特总统执政后期会面临一定困难,但杜特尔特总统本人不认同也不会采取在南海问题上四面出击,进而挑起菲律宾国内民族主义势态的做法,中菲关系其任期内会继续保持平稳发展的势头。

真正需要关注的是“后杜特尔特时代”,要充分用好接下来两年杜特尔特总统在任的时间窗口,塑造中菲关系发展的大势,进一步加强中菲高层密切交流与合作,积极协调立场,不断夯实中菲务实合作项目。

特别是着眼于2022年菲律宾大选前期的动向,积极关注莎拉·杜特尔特、小马科斯以及拳王巴乔等有力角逐者的政治理念和政策倾向,深入研判和把握后期菲律宾政局变化和菲美关系走向,更好地引领中菲关系劈波斩浪、行稳致远。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