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剑将落!乱港分子的丑态令人瞠目

来源:中华军事 日期:2020-06-30

执笔/叨叨姐、刀贱笑&斩魄刀

明天,对香港来说将是一个大日子。

多家香港媒体盛传,港区国安法将在30日表决通过,以在香港回归23周年之际正式实施。为了应付可能出现的街头冲突,港媒称警方会为此部署三四千名警力。

传言是否属实,尚未可知,但一众乱港分子是慌了。

跑路的跑路,割席的割席,还有当众上演内讧的,甚至气急败坏妄图“最后一搏”的。

这,就是港区国安法的震慑,让乱港分子闻之即惧。

它一旦落地,乱港分子搅浑水不用担责的好日子将宣告结束。

01

继20日审议港区国安法草案后,仅隔一周,全国人大常委会28日又在北京召开会议。当天,全国人大委员长会议决定,将草案建议表决稿提交常委会会议审议。

有香港媒体预测,港区国安法有望在会议闭幕当天,也就是30日获表决通过并正式发布,7月1日生效。

然而,一些“揽炒派”仍不死心,试图挣扎着“最后一搏”。

28日,在“港独”组织香港“民阵”的鼓动下,数百示威者参与了九龙区“静默游行”。

“民阵”说得很好听:“不集合、不口号、不逗留”。事实上,游行非但不“静默”,还有人无视警方警告,事后跑到旺角街头参与非法聚集,落得被捕。

香港警方表示,当天共拘捕53人,其中包括两名区议员。

此前一天,香港“民阵”曾申请“7.1游行”被驳回,这是特区政府自2003年以来首次拒绝在七一回归纪念日的游行。

但仍有乱港分子不死心,继续在网上鼓动所谓“手足”7月1日维园集会,甚至打出极具煽动性的标语:“今天不出来,明天出不来”。

殊不知,真有可能“出不来”的早就跑路了。

比如,“香港独立联盟”召集人陈家驹28日就在脸书发文,承认自己已经离开香港,并为自己“没有为香港独立做到以死相搏”道歉。他还不忘喊话香港年轻人,趁着英美公布“逃走方案”时赶快跑。

陈家驹去年因非法集结罪被捕,现在本处于保释期间,每周需要到警察局报到。谁知,他被港区国安法吓得潜逃了。

不止是他,“本土民主前线”的黄台仰、李东升和李倩怡早就溜了。

没跑的,也迫不及待跟“揽炒派”撇清关系。

比如,“祸港四人帮”中就有两人“变脸”。

先是李柱铭形容香港激进抗争者的“揽炒”(同归于尽)行为很幼稚,并说要求“独立”会让香港失去国际支持,“提倡揽炒的人,他们一无所知”。


紧接着,80岁的陈方安生26日突然发表短暂声明,宣布因年纪老迈,将退出公民及政治工作,过平静生活。

这么看,留给黎智英的时间也不多了。

黄之锋28日称,他获得消息说,港区国安法正式通过后,香港执法方面7月1日就会拘捕他和黎智英。

这是嫌自己咖位不够,和“大佬”捆绑营销?

也不怨这些乱港分子敏感,市场已经做出了反应。

29日,由黎智英创办的“港独”媒体壹传媒股价再度急挫,最多下跌10%,创下0.09港元的历史新低,沦为“仙股”(股价只有几分钱的股票)。

不知道黎智英想不想跑,反正港媒曾爆料称,他跑路的难度蛮大。

有消息人士表示,由于黎智英太“出名”,风险高,“他即使重金给千万元偷渡费,也没有‘蛇头’做他生意”。

02

除了群魔乱躲,香港泛民内部也上演了一波“狗咬狗”。

为了迎接今年9月的立法会选举,泛民派的9个参选人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六现身一选举论坛。本意是让民众了解这些参选人的立场理念,谁知却成了一出“同路人”互揭疮疤的好戏。

现任民主党立法会议员黄碧云成为重点招呼对象。

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前发言人张昆阳质问黄碧云说:“过去一年你在‘抗争’中做过什么?”没有“真实战绩”的黄碧云唯有支吾以对:民主党有“抗争”出力。

黄碧云去年7月1日在脸书上公开与“勇武派”“切割”,这一举动也遭到现场多名参选人的抨击。黄碧云称自己“非常担心会出事”。这大概就是“大难临头我先撤”的委婉表达吧。

黄碧云身上的槽点还有不少。比如“港独”分子刘泽锋称她曾为了参加违法“占中”接受过“挡水炮”的训练,但这一训练派上用场了吗?当然没有。

刘泽锋随即“机智”地提议黄碧云现场清唱“独”歌《愿荣光归香港》,措手不及的黄碧云看来是不会,因为她提议大家一齐唱。

不在现场的民主党创党主席、“民主之父”李柱铭也遭到了隔空批评。

还是张昆阳,他表示非常不同意李柱铭批评“揽炒”的言论,他觉得这绝对不是香港人的错,都怪北京。

这样的批评其实还算温和。

“港独”组织“青年新政”前成员黎耀骏摆出的是一副泼妇骂街的架势,直呼李柱铭为“老不死”,“可唔可以快啲死?唔好再拖后腿了!(可不可以快点死,不要再拖后腿了)”。

求自保的不止李柱铭一人。

提出“香港城邦论”的陈云亦加入割席大军。

他28日在脸书宣布“退出香港社运”,声称大部分人不理会他的“理论指导”,结果将自己的命运交给“泛民”“港独”,令香港陷入国际政治斗争的黑洞。

陈云是谁?

追随者称他为“本土派国师”,他2011年出版的《香港城邦论》奠定了本土派初期的理论基础。本土民主前线前发言人梁天琦曾称,《香港城邦论》鼓舞了他强化香港人的主体意识。

在“占中”期间,陈云曾在旺角街头亲自讲授如何用行李箱自制盾牌进行抗争

不久前,《香港城邦论》被中联办点名批评为“歪理邪说”,是“一些人打着言论、学术自由的幌子,歪曲一国两制和《基本法》,不断煽动青年学生以极端方式反对政府、对抗中央、排斥一国”。

估计陈云是慌了,要不也不会不惜以“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看看,光是港区国安法的先声,已经可令反对派大佬与“港独”割席,且鸡飞狗走。

03

港区国安法的震慑作用为什么能奏效?

一是,港区国安法特别强调执行机制的效能。说白了,就是要实打实地把对乱港者的重拳打击落到实处。

一位香港问题学者说,从已释放出的草案内容看,就执行层面而言,这次是从中央到港府的双重职责。具体到特区内部,则是从特首、警务处到检控部门,衔接紧密。

真抓,而且严厉法办,乱港者们顿时蔫了。尤其其中的那些“头面人物”,他们卖港卖国搞投机,是要借此谋取政治私利。鼓动别人去当炮灰可以,但绝不甘愿伤到自己毫厘。

二是,中央制定和实施港区国安法的决心,“港独”们都看到了。

这次修法的是全国人大,整个国家的力量都会支持港区国安法在香港发挥实际作用。

就算再组织人上街,甚至蓄意制造骚乱,也不可能达到推翻国安法的目的。“港独”大佬们对此心知肚明,所以才跑的跑逃的逃。

只有极少数顽固分子还想做最后的挣扎。而那些可能被忽悠走上街头的人,只会悲哀地再一次成为被利用的对象。

港区国安法通过和实施后,会给香港带来怎样的改变?这已经是一个可以稍作预想的问题。

短时间内,较量和博弈还会有。顽固的乱港分子,还有一些外部势力,不会就此罢手。

但这个阶段恐怕不会持续太久。

法办几个继续作恶的乱港者,打几场彻底击退美国等外部干涉行为的硬仗,国家安全的防线就会逐渐在香港真正建立起来,继而释放出更多深层次和平稳定的红利。

这个过程,可以对照1997年时的情况。

当时香港刚刚回归,一些在港资本和部分港人对香港的前途缺乏信心,再加上亚洲金融危机对香港经济和金融造成了冲击。

在这一紧要关头,中央驰援香港,大力支持港府击溃国际金融投机大鳄,很快使香港的金融市场稳定下来。

乱港势力当时是希望香港经济上乱,现在他们试图让香港政治上乱。

然而,就像当年中央出手稳住香港经济金融大局一样,这次出台港区国安法,也将起到稳定香港政治社会局势的作用。

图片均来自网络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