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最疯狂的科学家逝世 近十年他给人类发出警告

来源: 摩登中产 日期:2022-08-04

炙热的倒计时。

  

  7月26日,英国科学家洛夫洛克病故,终年103岁。

  他被评为世界第四疯狂科学家,前三位分别是爱因斯坦、达芬奇和特斯拉

  一个世纪如此漫长,他从蒸汽咆哮的帝国,行至数据澎湃的今天,履历上填满传奇。

  他拥有多个博士学位,60余项专利,研发过血压计和热辐射,五十年代,他试图复活冰冻仓鼠,意外造出人类第一台微波炉。

  他最伟大发明,名叫电子捕捉器,被列为二十世纪最重要分析仪器。人们用它,终于可观察漂浮在我们世界的颗粒。

  1971年,洛夫洛克带着电子捕捉器,乘船去南极,发现南大西洋的荒寒之地,空气中仍有氟利昂,一种当时广泛用于冰箱的化工制剂。

  归来后,他在讲座上公开这个发现,促成台下两名科学家好奇研究。两人最终获得1995年诺贝尔化学奖。

  洛夫洛克并不在意,他离群索居,不计名利,不依附任何大学和企业,隐居在英格兰南部偏僻小渔村,世界只剩塞满仪器的谷仓。

  晚年他醉心研究环境,《卫报》称他是“改变人类对地球认知的科学家”。

  最近十年,老人频频示警:世界正“可持续性后退”,环境将“不可逆变化”,然而警示淹没在喧嚣和调侃中,直至他7月26日离世,直至他离世在一个热得诡异的夏天。

  7月,NASA公布了全球热感地图,整个世界仿佛都在燃烧(电视剧),代表高温的红色蔓延大洲,许多国家红到发黑。

  在美国,40万亩荒地烤燃大火,堪萨斯州数千头牛高温死亡,多段公路暴晒开裂,视频中有司机在仪表盘上烤熟牛排。

  大西洋东岸的欧洲,高温每一天都在刷新记录。7月19日,英国气温40.2℃,成为该国有记录以来最热一天。往年7月,该国温度在20℃左右。

  伦敦机场跑道融化,南部高铁铁轨扭曲,谷歌和甲骨文的数据中心同时宕机,报纸上,英国记者将高温称为“地狱之火”。

  不仅仅是英国,热浪驾起战车,一路摧枯拉朽,葡萄牙、西班牙、法国、德国、比利时、意大利,最高气温的新闻让人看到麻木,全欧洲都在流火之中。

  阿尔卑斯雪山的冰川崩塌,格陵兰岛的冰峰融化,驻守北极圈的科学家开始穿起短袖,抬头满眼炙热的阳光。

  那里的冰峰曾被誉为地球上最冰寒的诗句,而今正成瘫软的烛痕。

  野火吞没了波尔多葡萄酒的产区,热风驱散了凯旋门下的人群,跨境电商上充气泳池的销量一骑绝尘,人们浸泡在水中等待夏日将近。

  然而,这个夏天注定无比漫长。在地球另一端,印度(专题)西北地表温度飙至60℃,巴基斯坦处处都在浇水降温。

  6月,日本(专题)气象厅放置全国的941个气温观察站,已有338个报告了历史极值。这正值日本梅雨季,梅雨消失不见了。

  7月,上海迎来最热十日,有人走在路上,皮鞋热到开胶,有人买活虾回家,路上虾烤变了色。报道称,这是1873年以来上海最热的夏天。

  7月12日,全国351座城市中,近五分之一出现热夜,夜晚最低温度也超28℃,是2020年同期的2.86倍。

  漫长热夜中,有南京网友发现,今年夏天热到蚊子都变少了。一切陷入燥热和沉寂中。

  科学家称高温表层原因,是大气环流异常,而更深的根源,则指向那头一直追赶人类的巨兽。我们看不清它面目,却已感受到它炙热鼻息

  它一直蹲伏在洛夫洛克最后的时光中,而今终现端倪。7月19日,世界气象组织秘书长称:目前的趋势将至少持续至2060年,我们只有适应。

  伦敦帝国学院的气候科学家,示警得更为直接,翻译成我们熟悉的句式:

  这是几十年来最热的夏天,也是未来几十年最冷的夏天。

  

  1965年,美国壳牌公司高管,请教洛夫洛克:2000年世界会是什么样?

  他们没等来期待中的科幻描述,洛夫洛克说“届时环境将恶化到严重影响你们业务的程度”。

  那一年咨询他的还有NASA。NASA的问题则关于火星:如何判断火星是否存在过生命?

  洛夫洛克同样用环境解题,他提出:如果火星有生命,那么环境就会改变,大气成分就会失衡。

  他用自家厨房的食品罐,拼装制成了第一代原型机。最终,那台机器被维京探测器送至火星,结论是没发现任何生命迹象。

  然而,有关生命和环境的思考在洛夫洛克大脑中盘旋生长,他开始酝酿一个离经叛道的假说。

  1974年,洛夫洛克正式提出盖娅理论。他认为,地球类似一个超级生命体,全球生态系统能自我调节,能滋养万物,也能去除对她有害因素。

  他站在了达尔文的对立面,达尔文认为生命要不断适应地球,而他认为一切是个整体。

  盖娅假说,引发学界震动,《科学》和《自然》都对论文感兴趣,但无法通过同行评审。

  最终,那篇论文发表在《新科学人》上,开篇洛夫洛克写道:

  “一个东西,拥有如此让人敬畏的力量,需要有一个相称的名字来匹配。”

  盖娅的名字,来自邻居小说家的建议,那是神话中的大地之母,温和且强力。

  盖娅问世的同年,美国科学院院士布勒克,发表论文《气候变化:我们正处在显著的全球变暖边缘吗?》。

  论文讲述了三十年间冰川融化,温室效应首次进入大众视野,他说,气候系统正变得癫狂,如同“一只被人类拿着棍子挑逗的猛兽”。

  盖娅和温室效应,推动了二十世纪的环保进程,联合国召开气候变化大会,并成立专门机构研究全球变暖。

  在全球化的黄金年代,在二战后最漫长的和平时光中,各国终于放下纷争,联手安抚巨兽,并设立逃离它的倒计时。

  1997年,《京都议定书》达成,2009年《哥本哈根协议》出台,2015年《巴黎协定》签署,人们在争吵、纠结和博弈中,似乎联手跑了更远。

  2012年,洛夫洛克一度道歉,“我可能出版了一些杞人忧天的著作,那些可怕的预测或许不会出现,我们的星球不会变成酷热的星球”。

  那个燥热的未来,似乎只藏在电影《未来水世界》中。

  无尽的烈阳、倒退的文明、被倾覆的世界都是想象。关掉录像机,依旧是平静的夏天。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