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赓作战方案被叶帅改了俩字,急了:这不合规矩

来源: 陶陶孟夏 日期:2022-05-31

国民党和共产党经过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的较量,力量对比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在这些战役之中,蒋介石赖以起家的中央军精锐几乎被完全覆灭。对于这个靠枪杆子起家的独裁者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由此,蒋介石的老对手——以李宗仁、白崇禧为首的桂系军阀反而异军突起。

作为“华中剿总”的一把手,白崇禧掌握有数十万雄兵,其中包括十多万桂系军队。因此白崇禧趁机对蒋介石进行了“逼宫”,迫使其下野,将“总统”的位置暂时“让”给李宗仁。就这样,李宗仁终于如愿以偿地当上了“总统”。虽然这个“总统”前面,还要加个“代”字。

因此,我军若想解放全中国,白崇禧的桂军已经成为了头号拦路虎。

自北伐以来,白崇禧就有名将之称。他足智多谋,号称“小诸葛”。此人极度反共,曾给我军带来极大的损失。在湘江战役中,白崇禧带领桂军阻截红军,给我军带来了巨大的伤亡。中央红军从江西出发时有86000多人,过了湘江,就仅剩3万多人了。

对此,黄克诚曾回忆:“桂系军队不仅战斗力强,而且战术灵活,他们不是从正面,也不是从背后攻击我军,而是从侧面拦腰打。广西道路狭窄,山高沟深林密,桂军利用其熟悉地形的优越条件,隐蔽地进入红军侧翼以后,突然发起攻击,往往很容易得手。而我军既不熟悉地形,又缺乏群众基础,所以吃了大亏。”

由此可见,桂军和中央军是作战风格完全不同的两支军队。中央军装备精良,打法更正规,属于硬桥硬马的打法。而桂军则不同,他们擅长运动战、山地战以及渗透战,其穿插、迂回的本事,并不下于我军。因此要消灭桂军,不能套用对付中央军时的打法。要对付狡诈、多变的白崇禧,前线指挥官就必须打得更有自主性,而不是完全套用上级的作战方案,要根据前线的实情随机应变。这就给前线指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过好在,我们所熟知的陈赓大将,就是这样一个善于机变的将领。

1949年1月,蒋介石下野之后,国共两党展开了谈判。一开始,我军曾试图将白崇禧“统战”过来,以实现南北的和平统一。为此,毛泽东曾许诺,白崇禧若站在人民一边,新中国建立后,可以让他带领30万军队。与此同时,解放军可以3年不入广西。

说实话,我军对白崇禧开的条件已经是相当优厚了。然而白崇禧却怙恶不悛,并不领情。他梦想着划江而治,窃据南中国,实行武装割据。对于这个白崇禧,毛泽东等老一辈领导人自然不能惯着。于是到了当年4月,渡江战役终于打响了,而陈赓也是百万渡江大军中的一员。

此时的陈赓已经荣升为第二野战军第4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统辖着13、 14 、15三个军,总人数达到20多万人,是一支相当强大的力量。到了5月,第4兵团跟随解放大军,已经攻克了南京、上海、杭州、南昌等大城市。然而令毛泽东忧心的是,白崇禧的桂军已经没有受到有力的打击。

白崇禧的主力原本驻扎在武汉一带。但渡江战役之后,白崇禧却带领部队大踏步后退,将大片土地让给了我军。白崇禧是想将主力退到湘南,利用当地复杂的山地地形与我军决战。一旦击败我军,就可重新将桂系势力推进至长江边;一旦战事不利,则可退往广西甚至海南、越南。因此,解放军虽然一路解放了多个城市,却始终无法抓住桂军的主力。

与此同时,白崇禧并非单纯的撤退。他时刻盯着我军的动向,一旦我南下大军稍有露头,就会集中优势兵力予以围攻。例如1949年10月2日,白崇禧在青树坪对我49军展开了一场伏击战。在白崇禧的口袋阵内,49军遭遇严重失利,受到重创。而青树坪之战,成为渡江战役后,国军为数不多的胜利。

而早在5月,陈赓也差点上了白崇禧的当。当时,陈赓在中央军委的命令之下,带领第4兵团归于林彪、罗荣桓的指挥。

当月下旬,中央军委决定发动湘赣战役。为了策应第四野战军,陈赓命令第13军和第14军渡过赣江作战。

然而当周希汉的13军刚一渡过赣江,就立即被狡猾的白崇禧发现了。于是白崇禧立即调来九个师,将刚渡过赣江的我军2个师围了起来,这可把第4兵团参谋长郭天民给急坏了。然而与郭天民相反,陈赓反而处变不惊,他指着地图对大家说:

“虽然敌军来了9个师,但是由于地形限制,正面最多只能摆4个师。这4个师按照白崇禧的只会习惯,通常分为两个梯队,这样来算,正面只有2个师,即8个团。就凭这8个团想消灭13军的2个师,谈何容易?”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