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政局变天,总舵手下台,局势对中国很不利

来源: 政事堂2019 日期:2021-09-28

今年,随着保守主义的退潮,全球各主要经济体开启了势不可挡的左转。

随着美国左翼的民主党推翻了右翼的共和党,实现总统两院的蓝色浪潮,以色列左翼联合推翻了执掌大权二十年的右翼利库德集团。

今天,保持着中右惯性十六年的德国基民盟也在大选中被中左的社民党击败。

据德国大选初步结果,肖尔茨领导的社民党获得25.7%的选票,领先默克尔24.1%的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成为德国议院第一大党,获得了优先组阁的机会。

由于极右的选择党大概率没有任何人会与其联合组阁,而极左的左翼党也很难被其他右翼政党接受。

因此,德国新一届政府要么由前四大政党中的三家联合组阁,要么组成红色的左翼联盟。

最终的组阁结果尚未可知,但是无论哪一种组阁方案,对于我们来说,都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就像法国总统马克龙被美国气炸了,但是法国议员依然在替美国在台湾问题上卖命那样。对于西方国家来说,议会以及议会政党才是驱动国家战略走向的关键,元首的权重远没有大家想的那么高。

之前,德国政坛是中间派的联盟党与社民党联合组阁,由于站在政治光谱的中间,因此对于默克尔政府来说,实用主义远大于左右的意识形态。

因此,无论是四年前右翼的特朗普上台后,逼着德国反华,亦或者今年左翼的拜登上台,提出的“联德制华”,都被中间的默克尔政府无情的拒绝。

在默克尔执掌欧洲的最后几天,通过了关键性的中欧投资协定,立陶宛如跳梁小丑一般在欧洲的闹事儿,也都被默克尔压着,甚至在刚刚结束的G7峰会上,面对英美加澳的积极反华,默克尔为我们冲在了对抗昂撒婊兄弟的第一线。

但是,随着社民党与联盟党加在一起都没有拿到50%的选票,中间派组阁的可能已经消失,德国议会的政治光谱只会向两个左右两个极端扩散,意识形态必然要压过经济利益。

譬如左翼的绿党参与组阁,经济上会攻击我们的碳排放,要求我们开放市场,内政上会攻击我们的民族政策与人权,外交上会攻击我们的一带一路,支持立陶宛闹事儿。

譬如右翼的自民党参与组阁,经济上会威胁中欧投资协定,内政上会强力攻击我们香港台湾问题,外交上会强化北约,支持对中国的围堵。

为了他们基本盘的支持,他们必须要表现的非常强力。

甚至目前组阁概率最高的,就是社民党甩开默克尔的联盟党,与左翼的绿党、右翼的自民党联合组阁。

这样,不仅默克尔的对华政策无法延续,在其他的中国问题上,新一届政府也会一锅粥,形成只会挑事儿无法合作的局面。

当然,我们也不必因为德国的政治震荡而过于紧张。

本次新一届德国政府由于选票过于分散,短期内无法组阁,默克尔会长期担任留守内阁总理,维持现有的对华政策。而且就算新政府上台后,搞定了内部,对外政策的转变也需要跟法国的马克龙进行协调。

时间,是我们的朋友。

前提是我们做好了自己的事儿。

譬如2005年默克尔就是高举着意识形态大旗上台,导致中德关系跌入冰点,甚至连北京奥运她都拒绝参加。但是随着次贷危机向欧洲的波及,欧猪五国接连崩溃,很快这位德国总理就主动修复起了中德关系,推动中国进入新的黄金十年。

如今,在疫情的冲击之下,高福利的欧洲欠下的债务远比08年要多,未来的欧债危机只会比2010年更加严重,那个时候,谁没受到冲击,谁兜里还有钱,谁就是欧洲的金主爸爸。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