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阿富汗埋下四大陷阱,全被中国一一戳破

来源: 朝阳少侠 日期:2021-09-28

如今的阿富汗可谓百废待兴,塔利班面临执政大考。塔利班的成绩如何,我们拭目以待,阿富汗人民和历史会给出答案。

但值得警惕的是,阿富汗之乱的始作俑者——美国,过去20年在阿富汗的治理上交了白卷、考了零分、欠了血债,对于过去20年在阿富汗的乱政、失政、暴政没有丝毫反思与检讨,现在又情不自禁地当起了“教师爷”,扮演品评阿富汗走向的判官,继续兜售“普世价值”的膏药,利用手中的话语霸权,制造“话语陷阱”,带偏舆论风向。

今天,就来辨一辨美国在阿富汗问题上制造的“四大话语陷阱”。

第一:加尼政府是罪魁祸首,不可救药

阿富汗政府兵败如山倒,美国把责任打包推给了加尼,开动舆论宣传机器,不断制造“加尼腐败透顶、不战而逃”,美国才是“受骗者”“受害者”的假象,让这个曾经的“盟友”背下这口黑锅。美国媒体指控加尼跑路卷走国库几亿美元,加尼财团控制阿富汗经济命脉,对人民敲骨吸髓。加尼高调喊冤。

真相如何,期待今后有一个客观公正的调查结果。值得深思的是,为什么建立了全套美式民主制度与法治程序的阿富汗政府,如此不堪一击,充斥着腐败传闻?冤有头,债有主。真正的罪魁祸首是操纵着阿富汗政府的美国。

当国际社会开始追究阿富汗战争责任的时候,美国习惯性地开启甩锅模式,这不禁让人想到46年前南越政府瞬间倒台,美军慌乱撤离西贡,美国兰德智库当年在报告中写道:“南越人腐败是一种根本性疾病,也是导致崩溃的主要原因。”

相似的剧情,不变的逻辑,千错万错,老大没错,傀儡背锅。无论是南越的吴庭艳、韩国的李承晚,还是智利的皮诺切特、菲律宾的马科斯,这些出了名的腐败政权,不都是美国人一手扶植的吗?当你在任时,是美国间接统治的政治工具。

当你失势下台时,美国弃之如敝屣,并以“反民主”“反腐败”的罪名拉出来鞭尸,二次获取政治上的剩余价值。今年年底,美国还要召开“全球民主峰会”,并将“反腐”作为三大议题之一。高喊“反腐”的美国,恰恰是阿富汗政府堕落的渊薮、腐败的源头,贼喊捉贼,可笑至极。

第二:阿富汗是大国坟场,不可进入

阿富汗位于亚欧大陆的地理中心,被称为“亚洲心脏”,成为各大帝国争霸世界的兵家必争之地。这个弱小贫瘠的国家被美国舆论渲染成为“帝国坟场”,无论是大英帝国、前苏联还是今天的美国,只要进入便深陷泥沼,无法自拔,最终都是狼狈撤出。一些西方媒体把“大国坟场”论进一步放大,似乎阿富汗成了不可越雷池一步的“大国禁地”。这些论调看似在总结历史经验和规律,实际上是在颠倒因果关系。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坟场是为帝国准备的,没有帝国主义的侵略,阿富汗就是一个和平的国度。毛主席说过:“阿富汗是一个英雄的国家,历史上从来没有屈服过。中阿两国是友好国家,中国不想损害阿富汗,阿富汗也不想损害中国,两国是相互支持的。”

对于中国在阿富汗的作用,有两种论调:一种是鼓动中国当“接盘侠”,纵论控制阿富汗的种种地缘、资源好处。

一种是鼓吹中国进入阿富汗将重蹈英美覆辙,势必跌入坟场。这两种思维方式,背后都是一样的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逻辑,只有对大国权势赤裸裸的计算,没有大小国家之间平等相待、互利合作的思考,没有对阿富汗作为独立国家的起码尊重。

中国人民同阿富汗人民一样,都经历过被殖民、奴役、压迫的屈辱历史,中阿之间的交往是两个平等主权国家之间的友好交往,完全平等的关系,相互尊重的合作,把握分际的交往,彻底改写侵略与被侵略、控制与反控制、加害者与受害者的旧式国际关系,开启新型国际关系的交往范式。

第三:塔利班是极端势力,不可接触

一直以来,西方将阿富汗塔利班与恐怖主义、极端主义、部落主义等负面形象挂钩。同时,他们也面临一个极为尴尬的悖论,那就是比起美国扶植起来的西化政权,至少目前塔利班得到了更多阿富汗人的接受和欢迎。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如今,阿塔的领导层不再是20年前壮怀激烈的“愤青”,而是老骥伏枥的“大叔”。他们蹲监狱、被流放、打游击时仍坚持读书学习,在过去的几年游历全球,早已对“外面的世界”耳聪目明,却始终坚定走自己的路,更加证明他们不会轻易被西方意识形态所蒙骗。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