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叛逃美国,李嘉诚推波助澜

来源: 红色文化网 日期:2021-07-08

1997年香港回归,2000年1月18日才挂牌中联办,2000年之前,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就相当于今天的中联办主任。

然而这么重要的一个岗位,却发生一次严重的叛逃事件。

就是1990年的新华社社长许家屯。

许家屯曾担任江苏省委第一书记、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1983年67岁时,出任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直至1990年2月。

许家屯后来写了一本回忆录(本人暂时没有找到这本回忆录,以下关于许家屯的经历以李子旸所写文章《从一个人的经历看香港回归前的困难局面》,以及《周南口述:遥想当年羽扇纶巾》为准,如有错漏,请读者指正),讲述了自己在香港的心路历程,按他在书里所说,他一到香港赴任,就被当地报纸嘲笑,说他衣着打扮太土,“短衬衫不合身,头发乱篷篷的,还戴着黑社会才戴的黑墨镜。”

许家屯受了点刺激,花600港币买了套西装,但香港媒体还是讥嘲他西装式样陈旧、料子低档,不符合一方大员的形象。

后来又重做了一套新西装,配上平光眼镜,才没被香港媒体指指点点。

许家屯在江苏时配的车是皇冠,1983年,大陆有人坐这样的车,已经是天大的待遇,但到了香港,别人说您这样的身份坐皇冠怎么行?至少得是黑色奔驰,1984年就有人要送他一辆价值90万港币的劳斯莱斯,但许家屯拒绝了。

李嘉诚后来找到他,也说您这样的身份,往返京港不能坐民航,得有小型喷气式飞机,要不送您一架?

许家屯在回忆录里说:“理解他的好意,暂时没有迫切性,谢谢他的关心。”

但许家屯的心,渐渐松动了。

刚到香港时,许家屯还会按中国共产党的工作要求,去底层贫民生活的九龙城寨参观视察,想解决底层群众实际困难,消灭贫民窟,但是待了几年,许家屯慢慢产生了变化。

他不再下贫民窟,而是在办公室请香港的权贵富豪阶层过来沟通,他忙着参加富豪的婚宴、看戏剧活动、参加公司开幕或周年纪念、甚至为去世的富商扶灵,成为第一个公开给资本家扶灵的共产党地方领导人,许家屯一年要出席500多次这样的活动,平均一天1.5次左右,完全泡在了权贵堆里。

许家屯忘了共产党的初心,也放弃了群众路线,活在了连绵不断的饭局与应酬当中。

1986年,李嘉诚单独约见许家屯,说他要在海南岛投资100亿港币搞开发,但条件是许家屯去海南当领导,或者担任开发公司的董事长。

李嘉诚已经把他当成是自己人了。

1989年底,中央决定免去许家屯社长职务,香港富豪们要求给许家纯设宴饯行,许家屯一家家吃不过去,就租了一个四五千人的会场,和香港名流一起吃了一顿,规模比国庆酒会还大。

许家屯对这次的送行排场,还颇为得意。

相对于许家屯自传里对自己在香港工作的肯定,其继任者周南则在自己的口述中,对许家屯相当不客气。

周南说,许家屯到香港就贪图物质享受,找赵姓领导要了一亿美金按香港方式办企业,成立了一家公司,把自己亲戚都塞进去,结果公司破产了。

建大亚湾核电站时,因为有其他国家核电站出事故,香港部分人就闹事,说核电站会殃及港人,几万人联名向中央施压,许家屯感到了压力,便向中央提议迁址,小平同志很不高兴,说他们一闹你就迁,如果搞个签名运动反对香港回归你怎么办?你也让吗?就给驳回去了,这事闹了一阵子也就过去了。

1989年,英国人策动一些香港名流找许家屯提出建议,让英国继续统治香港,不要急着收回,每年给中央十几亿或者更多,许家屯居然真的在内部讲这是个“大政策”,搞得中央很恼火,这时许家屯已七十三岁了,中央便决定调他回来,让他在北京或南京选个地方安度晚年,但不能留在深圳。

周南说,许家屯起先赖着不走,后来找外交部驻港签证处要了一个不带官衔的红皮护照,周南接任后不久,许家屯在深圳把夫人骗去南京,说自己晚些回,夫人一上火车,他当天就带着情人跑去了洛杉矶。

1990年4月30日晚,许家屯不告而别,飞往美国,至2016年6月29日在洛杉矶去世,年101岁。

许家屯叛逃后,并没有在海外攻击中国,据说回忆录里也流露出一定的悔意,算是没经住香港这个大染缸的考验,但谈不上大奸大恶。

1983年许家屯去香港时,大陆实在太穷太穷了,许多农村家庭连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衣服上都是补丁,城里待业青年至少2000多万,找不到工作到处惹事生非,引出了1983年中国第一次严打,许家屯在大陆时已是超高待遇,出门有皇冠可坐,但遇到李嘉诚这样动不动要送私人飞机的,差距还是大到让人感到窒息。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