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外中文媒体

当前位置:首页 > 地球新闻 > 欧洲新闻

我在希腊被骗之后

来源:观察者网 地球时报
字号 T|T|T
时间:2018-01-13

希腊一向以民主、神话和悲剧着称。这个耐人寻味的组合不仅是理解希腊过去多难历史的切入点,更是理解今日希腊困境的钥匙。

2017年12月29日至2018年1月7日,辞旧迎新之际,我来到西方文明和西方民主制度的发源地希腊。不仅是为了预测越加充满不确定性的2018,更是为了从希腊管窥整个西方。

应该说十天的时间了解一个国家和文明短了点,但还是能够窥探到一些病理。加之自己在西方近二十年的阅历和政治学养成的观察力,我认为希腊衰败的原因在于国民性和民主制度,特别是两种缺陷的结合产生的一加一大于二的放大效应。

希腊的国民性在我还没到这个国家就已经体验到了。尽管我定宾馆时就已确认接机,结果在上飞机前居然又收到宾馆来信,询问是否需要。我马上再次确认,结果到机场还是无人接机。一通电话联系之后,等了快一个小时,接机的人才到。

当晚定了出租车19点出去吃饭,结果19:15才到。此时的希腊晚上还是很冷,就这样在寒风中等了15分钟,不禁为希腊人的时间观念着急。

还有一家宾馆,临时发现房间不够了,又给我们改到另一家宾馆。可是由于所谓技术原因(应该是忘了),另一家宾馆没收到预定,幸好还有房,才不致于再奔波。

在希腊十天,打交道最多的是餐馆行业的本地人,遇到的奇遇也最多。

在一家餐馆点了三个菜,上错了一个。之所以知道是错了,因为他们后续又要给我上两个菜。我在拒绝之后不由开始怀疑这三个菜是否正确,一确认,果然是错了。要知道此时餐馆人并不多。

还有一家餐馆,菜做了一半就端上来了。我发现后,他们又端回去再做。

菜一再上错还不稀奇,稀奇的是餐费也算错。有一餐注明优惠15%,结果付账时却按20%扣除了。我啼笑皆非之际干脆多给了几元小费。

虽然早就知道希腊人懒惰、工作吊儿郎当,一周真正工作时间也就20小时,这次总算实地体验到了。

还有一件事不得不说,我们是可以在旅馆存行李,但没有行李条,行李随便放随便取。酒店也声明在先:公共场合丢东西一概和他们无关。这种工作态度也实在是叹为观止。

不过在我看来,自由散漫还不是希腊国民性最严重的问题,毕竟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以及非洲都有这种特点,最令人感到无法接受的是缺乏诚信。

我们知道,希腊为了加入欧盟,申请材料造假,最终害人害己。如果没有希腊,欧洲就不会出现这么严重的主权债务危机,也不会有这么严重的难民危机――希腊是难民进入欧盟最主要的通道之一。

国家和政治人物造假,百姓自然也不例外。希腊社会逃税成风,人人以不交税为荣。我平时在希腊消费都是现金,都不愿意让用信用卡。希腊破产后,政府曾调查一个修道院何以雇佣这么多园丁。结果去了才知道此处根本没有花园,园丁都是空饷!

这种欺诈和不诚信,我在希腊也是再三痛苦体验。

第一家宾馆,广告说能看到海,宾馆的名字就是海景别墅,实际是离海还远着呢。第二家宾馆广告显示直接能近距离看到雅典象征卫城。实际上自然也是不可能。

还有一家宾馆,提供的洗漱用品很差,我要求买一套,结果给我的竟然只剩下三分之一瓶。估计是其他客人用后丢弃的,老板却再拿出来卖。

令我震撼的是自从欧元面世以后我第一次遇到假钱:一张十欧元假币,算是在希腊开了眼界。

当然我最震撼的经历则是出租车诈骗。

复旦中国研究院张维为院长去过一百多个国家,曾根据一个国家出租车管理的规范程度来衡量一个国家的文明水平。

我也去过几十个国家,仅就自己的经历,泰国是最差的。出租车很少打表,问明地方就报价,偶尔的一次打表也是绕路。但在我看来,这次在希腊,这个号称人均GDP接近两万美元的发达国家,其表现之劣却远远超过第三世界泰国。

希腊的出租车经常发生欺诈游客现象,或者多要钱,或者拉着行李就跑,或者收了大钞马上换成小钞,再让你付更多的钱。

在我离开希腊的前一天就亲身体验到了。这次的伎俩是多要钱:我去的时候5欧元,回来就成了19欧。当我质疑时他马上说今天是假日,要加钱。我知道不好,遇上正规出租车的黑司机了。我不想再争论,就给他一张50欧元,他立即趁我不注意换成10欧元,说不够。我说不对,他立马推我下车。我拿出手机要拍照,他立即打开后车厢盖,让我看不见车牌,前门都不关开车就跑。

上网一搜,希腊出租车果然是劣迹斑斑,网上充斥着对他们的谴责和愤怒。相比起来我还不是最惨痛的,有国人给了司机一张大钞,对方立即把车开跑了。还有的不仅欺诈还把客人打伤。

平心而论,如果是黑车,也就认了。可明明都是合法经营的正规出租车,却比很多国家的黑车还黑。当然网上投诉的包括各个方面:行李在机场托运后东西被偷,地铁被偷,买东西被偷以及各种被骗。

客观而言,每个国家都有类似问题。中国九十年代治安就很差,我去个济南都能在车上遇到骗子和抢匪。但中国经过努力治理,现在已成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超过北欧,和瑞士不相上下。但是法国和希腊这样的国家,问题长期存在而日益恶化。仅就希腊而言,一个连税收都收不上来的地方,一个国家都不讲诚信的地方,怎么有能力解决治安问题?怎么去要求民众讲诚信?

然而,如果这样的国民性遇上一个能克制它的制度,国家也未必没有希望。但很不幸,希腊施行的是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这种制度不但不能克制这种国民性,相反还在这种国民性的绑架下把灾难推向极致。

任何政党要想赢得选举,就必须讨好选民。对于一个好吃懒做不讲诚信的百姓,政治人物除了必须不断满足他们的欲壑难平别无他法。在不敢收税、百姓又不愿意多劳动创造财富的情况下,政府只能大量借债,进而造假欺骗欧盟成为其中一员。直到有一天纸里包不住火,大家一起崩溃。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文章开头指出希腊国民性加上民主制度出现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恶性效应。

从历史上看,民主已经不是第一次毁灭希腊。希腊古典民主时期,也是在强大民意下进行对外扩张,最后国力大衰被外族征服。

看到希腊,我不由得想起美国学者迈克尔?罗斯金在《国家的常识》中对印度的点评:“这个国家要运转起来,要么需要一个洛克菲勒,要么需要一个毛泽东”(第十版,397页。世界图书出版公司)。这句话用到希腊身上是多么的贴切。

地球时报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注明“来源:地球时报 或者 DQ时报” 的资讯,版权均属于地球时报,转载请注明“来源:地球时报”。

    2、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地球时报” 的所有资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地球时报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3、地球时报(DQtimes.com)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因作品内容、图片以及其它可能涉及版权的问题需本站删除或者更新作者的,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在地球论坛管理员页面留言,或者@私信联系工作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