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躺平后出口超越深圳?我们都被忽悠了

来源: 猫哥的视界 日期:2022-05-14

最近,越南莫名其妙地成了国内经济界的热门词汇,一篇篇爆文纷至沓来:

《从严防到躺平:越南如何成功走出新冠疫情?》

《3 月越南出口数据超深圳,或超深圳成为世界制造中心》

这些文章虽然来自不同的人,但好像都有一个没有明说但完全一致的观点:都把越南进出口额的爆发式增长与越南应对疫情的“躺平”政策联系了起来。

“一躺平、经济行”仿佛真成为了应对疫情的绝佳办法,而中国目前的经济下行和股市大跌好像都是“动态清零”政策导致的。

这些文章中还暗戳戳地说:“越南不仅在体制和政策上大胆革新,以开放的姿态在名义上给投资者吃下一颗定心丸,在经济上,越南也没有停下改革的脚步。”

“确诊数字只是衡量防疫的一个指标,整个防疫过程,必然考虑经济社会各方面的情况,一味追求低确诊,只会让社会发展失衡。越南亲身示范了如何在经济繁荣、公民权利与高效防疫之间取得平衡。”

“对于(中国)防疫政策是否会做出调整,企业家、居民都在等待。”

国内某经济专家也出来泼冷水:“经济发展不是靠意志与决心,而是要用真实的数据说”,言下之意就是应该学习越南的躺平政策。

要说如今的共存派也真有意思,知道大家经历了上海疫情,“共存论”不吃香了,就开始换一个角度来继续鼓吹共存。

古有指桑骂槐,如今这一套叫“指越骂中”。

不得不说,这一套说辞很有迷惑性,有数据有实证,人家越南3月进出口数据的确亮眼,出口340.6亿美元,增长45.5%,超过了深圳的240亿美元。

但是,凡事必有因果,越南的出口额超越深圳,真的是因为放开疫情防控带来的吗?

1 真实的越南防疫

要了解越南是如何躺平的,还要从当年的“防疫优等生”说起。

很多人都说,越南一直在摸中国过河,中国搞改革开放,越南也搞革新开放,而中国搞从严防控政策,越南自然也是学着搞。

早在2020年2月1日,越南就宣布国家进入防疫状态,对外国旅客进行隔离,部分航班不允许降落,还限制春节期间的人际交往,暂停全国所有学校活动。

越南还搞了个“三级接触者追踪”,发现一个阳性病例,那么他就是F0级,和他有时空交集的人,就是F1,和F1有时空交集的人,就是F2,以此类推,对这些人群进行不同等级的隔离。

看出来没有?这不是和中国的“病例—密接—次密接”体系一样吗?

总之,在这一套中国式“早发现,早隔离,早治疗”防疫措施的加持下,越南竟然成为了2020年上半年世界疫情海啸中唯一不受影响的孤岛。

2021年3月,整个越南确诊病例仅有2529例,每百万人口仅有26例。这个比例是啥概念?当时全球平均比例是每百万人口确诊病例15223例,越南的疫情水平是全球水平的六百分之一!

后来,越南还创下了连续99天没有本土感染病例的纪录,这对一个上亿人口的国家来说,真是不简单。

世界卫生界著名的Public Health in Practice期刊专门刊发了《越南抗击新冠疫情的成功故事》,把越南的抗疫表现狠狠夸了一通,西方媒体也纷纷夸赞越南是“抗疫优等生”。

夸到最后,越南人自己也信了,越南副总理、疫情防控委员会主任、前卫生部部长武德儋在电视上说:越南的防疫政策非常成功。

但武德儋可能没听过中国的一句话:闲着没事不要立flag,立了flag,必倒!

志得意满的越南当局可能觉得新冠病毒也不过如此,放松了疫情防控措施,做这种决定有自满于自己的防控手段的因素,也有经济压力和背后的政治压力的因素。

经济压力很好理解,越南2020年GDP只增长了2.9%,远低于2019年的7.02%,创下了30年新低。这种GDP增速,让越南国内的南方派非常不满,矛盾就集中在胡志明市的防疫政策上。

(胡志明市)

胡志明市在越南地位特殊,因为它曾经有个名字:西贡,它是前越南共和国(即南越)和越南南方共和国的首都,也是越南南方派的大本营。

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当年灭掉南越的并不是中国一直支持的北越政府,而是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这个组织构成比较复杂,由平民、学生、前南越军人、民族资本家、宗教团体、反美知识分子等各种对南越政府不满的人组成。

1975年,在北越的支持下,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灭掉了南越,建立了越南南方共和国。这个越南南方共和国和北越其实并不是一条心,在灭掉南越后还拼命发展外交,获得了几十个国家的承认。

 1/8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