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既然打响生物战下黑手,那中国就不客气了

来源: 顾秀林 日期:2022-05-11

这种舆论对立造成了一个巨大的潜在漏洞,被不怀好意的对手构建出一个绝对意义上的优势平台。

资本媒体力推的网红专家利用舆论话语权把“共存论”玩成了青龙偃月刀。

他一只眼里是平面化的历史事实(共存),另一只眼盯着少量的过度化防疫问题、防疫措施不当和滥用的问题,代言国外疫苗,鼓吹序贯论,代言辉瑞假特效药并快速“入保”,为塑造后疫情时代的“疫情--疫苗--美国特效药--开放”这种常态循环模式(下面还有分析)做舆论准备,开辟思想阵地。

这个现象非常明显,但是他用了什么理论武器,反而是模糊的。

在最新的高层会议中,强调“要紧紧依靠人民群众打好人民战争,筑牢群防群控防线。”

这是关键时刻的重要论述。毛泽东思想中的实事求是和群众路线的前提是相信人民群众可以而且必须自己解放自己!哪怕是在新型的生物战争中也是如此;我们必须谨记矛盾的对立统一规律,全面掌握应对生物病毒战争的主动权。

接下来又有一个新问题:现在造成“新”疫情的病毒(不止新冠肺炎一桩事件)是人工修饰的或者功能增强的而不是“天然的”。人类还得跟它们共存吗?还能共存吗?

看看历史。2003年非典疫情彻底清零了。

这是不是真的呢?我一直是这样相信的,但是不久前我看到钟南山院士的一段视频讲话:在非典过去之后很久,没有疫情复发,又从某些人群的血液中测出了非典病毒抗体。

这件事到底意味着什么,需要我们深入思考。我们需要从中警觉并学习的是:微生物这种事比我们愿意相信的更复杂。

把视野放开,天天学习,保持警惕。

五、

如果“清零”是指把所有的传染病人都治好并制止传染病继续流行,人们不会对它的含义发生争论。(此处“清零”的含义包括病毒学意义上消灭病毒,而非防疫范畴的“动态清零”概念,切莫混淆。)

但是,这一点是不能忽视的:在地球上和人类共存的无数致病微生物都是永恒的:它们不会被人的力量“清零”。历史上只发生过一个例外:天花。天花流行几千年后完全停止了,用牛痘做人类免疫是一个因素。但是,活的天花病毒还保存在实验室中。

另一个“例外”是2003年非典。因为非典病毒来自实验室,在自然生态中没有它的位置——没有中间宿主(果子狸是背锅侠);非典疫情虽然来势汹汹,但是一旦病人都治愈或者死亡了,它就一去不复返了。当然实验室中也保存了活的病毒样本。

从非典这个实例中,可以归纳出包括消灭病原体在内的彻底清零疫情所需要的三个基本条件:

1. 致病源是人工改造过的病原体。

2. 疾病流行的范围和时间有限。

3. 健康人群没有接种过疫苗。

三个条件缺一不可。可能还需要更多的条件。现在还不知道。

那么把新冠肺炎疫情和病毒都“清零”所需要的条件都具备吗?

1. 它是人造病毒,这一点没有疑问了。佐证之一是“没有自然界中间宿主”,虽然美国的首席传染病学家福奇博士很多次想把蝙蝠做成背锅侠,中国部分科学家也做了许多持久的工作想证明是中国人贪嘴吃蝙蝠而自取其咎,但是谎言最禁不起时间的拷问,现在继续甩锅蝙蝠的观点已经站不住脚了。

2. 非典主要发生在广东和北京,也就是范围很小,连带了香港(投毒痕迹明显),九千多人确诊,历时不到半年,死亡800多人疫情结束,清零。新冠肺炎疫情呢?流行时间接近三年,疫区是全球(仅两三个国家例外),疫情反复高潮,完全不受季节地域和人种的限制。确诊病人5亿以上,死亡600多万,与非典持续时间短、传染范围小的情况正相反。

(5月7日刚看到来自权威渠道的最新估计,确诊和死亡数可能需要加两三倍,接近1500万人)。

3. 非典流行结束后一去不返,20年都没有发生过疫情重来的恐慌,也没有“上市”任何疫苗。

新冠肺炎疫情开始仅两个月,多种技术路线的实验性疫苗就争相进入了临床试验阶段。2020年底国内开始小范围接种,2021年春天推进全面接种至今已逾一年。国内报告累计施打33亿剂次以上,全国统计人口的90%已经接种了两剂次以上,第三、四针的序贯接种正在大力推行。接种率一天高于一天。

笔者认为,疫苗全覆盖接种,使绝大部分中国人的身体主动适应病毒,并且实现与病毒“共存”,这是疫苗的作用原理,也注定了不可能实现科学意义上的“绝对清零”。至少有一两种新的免疫技术路线的理论机制,就是给人体赋予了自身产生病毒(专业上称为抗原)的新能力。随着疫苗接种的普及,在保护病毒感染者生命安全的同时,也导致大批感染者不再呈现明显的症状,由此导致将人群中的感染者及时识别出来更加困难。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