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既然打响生物战下黑手,那中国就不客气了

来源: 顾秀林 日期:2022-05-11

或许福奇非常确信,中国的中医在一段时间里不会成为防疫抗疫的主导路线,而西医防疫手段已经是控制疫情的第一选择,DS的目标或许更近了一步。

让美国的经济比中国的经济更加活跃,这一定是DS的战略中必有的一项。

令人感觉好笑的是,福奇刚刚宣布美国的新冠大流行“阶段”结束,而美国的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再次反弹了。

二、

这场生物战争的源头比我们最大的想象还要久远。

最近、最明显的有这几步:1992年美国正式提出生物技术战略,1996年转基因大豆商业化种植,生物技术战略落实到农业,然后在2001年体现为中国入世的第一条件(开放转基因大豆进口市场),2003年体现在突如其来的中国非典疫情中,2008年体现为H1N1“甲流疫情”,2013年体现为H7N9禽流感“疫情”,2014年体现为冠状病毒功能加强研究开发操作成功,2015年体现为......

2019年,有一场从春天开始的赤色传染演习,还有10月18日的“201行动”疫情大流行桌面推演,再然后就是在武汉爆发的新冠疫情了。

项目太多,这里不可能列举更多了,但这一条是必须列入的:利用新冠疫情全面攻击中国的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是一个关键目标。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防疫已经消耗了中国社会大量的资源。

三、

2020年4月3日,基辛格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一篇专栏文章:“新冠肺炎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其中有两个要点令人印象深刻:

1. 他说:“新冠疫情会让整个世界永远回不到过去”——是的。过去至少不需要所有的人每6个月打一次疫苗,出门也从来不用捅好几次嗓子;

2. 他说:“如果这次疫情处理不好,整个世界会天翻地覆”(be set on fire)。......

在大师的指引下观望疫情,一个人在心里设想:这一次疫情会如何终结、下一次疫情将如何开启?一想就感到心里非常不安。我们是不是从头到尾都被蒙在鼓里?怎么会这么被动?

知己知彼肯定是没有做到,预见性前瞻性主动性等等,都没有把握在自己手里。

解读基辛格大师暂且到此。

既然是打仗,那么只有知己知彼才能克敌制胜。

“彼”有两位:一为冠状病毒本身,一为制造病毒操作疫情的对手。

两三年来全球疫情起起伏伏,有很多操作的痕迹。

在中国,白肺来了又消失了,武汉疫情扑灭了新发地又开始了。德尔塔走了奥米克戎来了;奥米还在,老的禽流感和新的肝炎又来了。

我们还不能假设奥米克戎是这次新冠疫情的最后一幕。因为操作疫情的那只大手想不想让疫情就此完结,我们并不知道。

他们正在把世界纳入一个前所未有的史无前例的新常态:周期性的疫情爆发--发生恐慌--疫苗接种--动态清零--疫情消退;下一次,新的疫情爆发--再制造恐慌--新疫苗接种--再次动态清零--疫情再次消退。如此循环往复。

生物技术和生物经济正在成长壮大,成为一种重要的经济和政治的存在,也保证了全域静态管理和全民疫苗全员检测所需要的一切物质手段。

中国防疫有没有可能跳出DS设定的疫情死循环套路呢?如何摆脱这个噩梦?关键是掌握防疫方法的主动权,而不能被动应对。要以生物病毒战争的思维全面重新构建,而不能单纯的以传染病防治思维应对。

四、

前面提过,自然界的致病微生物是永恒的。历史上人类和自然界的病毒病菌等一直是在斗争中共存的,双方都是的,所以共存是一个无穷尽的动态过程。这叫协同演化。

据说人类基因组DNA上被识别出近百种致病微生物的基因片段,如果确实如此,那么我们可以这样理解:人类与病毒细菌的斗争在自己身上留下了可遗传的记忆,当后代面对同样的或类似的疾病挑战时,有前辈留下的武器可用。这是人体免疫力的演化(进化)。

这样分析人类与病菌病毒“共存”的历史,我们就能理解,为什么南美洲的土著人口突然接触天花病毒会基本死光,而西班牙殖民者受到的威胁就轻得多,因为经历了重复千年的疫情之后,欧洲人口的免疫系统认识了天花,并且记住了它。

上面只是在说一个事实:“共存”是人类与病毒斗争史的常态;而且今后还是这样。

科学意义的“共存”概念,与现实中的“动态清零”防疫手段并不矛盾,完全属于两个领域的定义,但是某些媒体一直将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概念人为对立起来。

这种对立状态,实际上丢弃了辩证思维,也忘记了中国传统的阴阳之道,更背离了毛主席在哲学高度上讲解“共存”的矛盾对立斗争和统一理论。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