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既然打响生物战下黑手,那中国就不客气了

来源: 顾秀林 日期:2022-05-11

新冠疫情以来,全球舆论围绕清零和共存之争成了长时间的热点,中国国内舆论的主导性意见是彻底反对与新冠病毒共存。

不过,由于对新冠病毒的来源以及生物病毒战争的阐述不透彻,致使中国公众对动态清零并没有真正理解到位,某些观点的分歧难以弥合。

笔者认为,站在维护国家安全的立场和科学视角对相关问题进行探讨,对我们的防疫有重要的意义。

因此,本文以历史唯物主义视角对新冠病毒和新冠疫情的来源进行追根溯源,对相关历史背景进行回顾,以得出更加接近于真相的结论,并提出更完善和积极主动的应对思路。

一、

新冠大流行是一场生物战争,已经是很多的人的共识。

三年前有人释放了人工改造过的病毒,还设法让全世界都陷入了其中。

我们只有用生物战争的逻辑来分析判断疫情中的每一个演变,才能找到走出疫情打赢反击战的办法。

时至今日,还把新冠肺炎当只做传染病或者疫情看待,可能是十分错误的。

既然是打仗,那就必须掌握战场上的主动权,必须有前瞻有通盘考量,有战略有战术,......

最重要的是战略目标:这场生物战争要打出来一个什么样的新世界?

首先,发动这次生物战争的是谁?

这个很难具体讲,暂且随大流叫它“深层政府”(Deep State,DS)。

战争打击的重点,似乎可以区分出多个层次:打击全人类的健康,打击中国人民的健康,遏制中国经济上的崛起,重塑世界地缘政治框架,改变目前的经济全球化模式。

最终会深刻影响到民生,人民的生存,生命安全,将来的繁衍......

它的战略目标,可能是对二战后形成的雅尔塔体系(联合国-世界银行-世卫-世贸...)做重大调整,开启一个与今天差别很大的很新的时代。它可能是更加彻底全球化的时代或者正相反(垂直化),可能是延续美国世纪的全球化(或者终结那个全球化),可能是延长海权世纪的时代(或者正相反),如此等等。

无论如何,这个时代最鲜明的标志性特征是生物技术,是它扮演的角色和战略地位。

时至今日,本次生物战争的局势可以大概看明白了:新冠疫情骤起缓降,在米欧那边有限度实现了清除一部分老年人口的目标,在中国尽管没有造成大规模的人员伤亡,但是付出的经济代价和社会成本非常巨大,这也是我们不断调整防疫措施,试图以最小的成本实现最好的防疫的根本原因。目前,由于缺乏更有效的措施,区域性静态管理成为常态化防疫的措施,也在一定程度上消磨人们的防疫意志。

中国有独有的中医体系,尽管很多人对其作用认识不足,但事实上保护了国人,使新冠病毒在中国造成的杀伤极其有限,所以此战清除中国人口(特别是老年人口)的目标远未达到。

打击中国的经济,可能是这场生物战争更大的目标——这是其二。

为了让新冠疫情常态化,推高全世界防疫的社会成本和经济代价,DS巧妙地运用了舆论导向这个无往而不胜的武器,肆无忌惮、变本加厉地制造一波又一波的疫情恐慌。

在一个信息化时代,打一场全新的隐形战争,舆论导向的杀伤力比导弹还要大。

DS的核心目标就是在全球实现新冠疫情的长期流行,利用病毒威胁迫使各国民众沦为幕后生物医药资本集团的吸血对象。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美国辉瑞公司凭借新冠疫苗收入颇丰,2021年辉瑞营收813亿美元,新冠疫苗总营收达到368亿美元。近期,辉瑞推出的新冠口服药Paxlovid再次成为舆论焦点:美国媒体上曝出很多案例,一个疗程(5天)会使患者症状减轻,转阴。但是一旦停药,一部分人还会复阳!这实际上是西方医药集团最惯用的牟利手段。

一方面他们(DS)对自己国内的“疫情”管控越来越松,另一方面不遗余力地编造后遗症故事,不停地在高级学术刊物发表没几个人能看懂的学术论文,制造最高水平的舆论效果。

事实上,目前来看,新冠病毒后遗症主要的是西药不当治疗造成的后果。目前为止,采用中医手段治疗痊愈以后,几乎很少出现西方学术论文所报告的那些后遗症。

这个现象,值得我们高度关注,在采取治疗手段时必须将中医治疗放在首位而不是次要位置。

2022年4-5月,中国主要城市疫情形势严峻。4月27日,美国首席传染病专家福奇迫不及待的宣布:美国的新冠大流行“阶段”过去了。但他并不直接说疫情在“理论上”和“实践上”了。

 1/6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